中庸之道:不是和稀泥,抹光墙

中庸,最早由孔子提出,作为儒家的立身处事准则,对中国人的影响异常久远、深刻而广泛。宋代儒学大师朱熹在给中庸作注时说:“中庸者,不偏不倚,无过不及,看似平常之理,实则精妙至极”。

中庸之道并非骑墙折中,不是和稀泥,抹光墙,更不是模棱两可,明哲保身,而是在一个复杂的时空中,在诸多可供选择的可能性中,以积极进取的态度,遵循客观规律,作出最合适的选择。在做人、做事、做企业中,既要把握永恒的原则,又要顺应变化的环境,因时、因事、因势、因地、因人制宜,力求做到恰如其分,恰到好处。

与时俱进 “君子而时中”,时,即时间、时代、时机。它要求人们既不要超越阶段,也不要被时代抛弃;既不要急躁冒进,也不要固步自封。在企业的改革与创新过程中也要掌握好时机,“超前一步是先进,超前三步就是先烈”。

系统思维 要求我们把握全局,避免盲人摸象,在适当的时候,适当的环境,对适当的对象,用适当的方式,做适当的事情。在决策上,要统筹兼顾,又不斤斤计较,做到“两利相较取其重,两弊相较取其轻”。理性的决策者用“满意”标准来替代“最优”标准,只求决策结果能达到预期,而不会去刻意寻求“最优”。

行为适度恭敬,谨慎,勇敢,直率,都是人的美德,但必须要做得适度,否则,一旦偏激,美德也就成了毛病:太恭敬了则很辛苦,太谨慎了则成窝囊,太勇猛了则容易冲动而添乱,太直率了则容易伤人而误事。古人讲:气度高远旷达的人,易流于妄自尊大放荡不羁;心思缜密的人,易流于琐碎拘泥或心机太重;性情淡泊的人,易流于孤芳自赏;自己操守严谨的人,易流于对人苛刻。如果掌握不好度,事情就会走向反面。

合于中道  中道原则,就是要认同世界的复杂性与多元性,认同事物的矛盾性和认识的相对性。人类社会不是只有黑白两种颜色,善恶两种品德,敌我两种力量,正谬两种主张。要善于寻求不同矛盾诸方面的契合点。在一个有组织的社会或企业里,有各种不同专业、不同才能、不同性格的人,在不同的岗位上各司其职,各得其所,应该“和谐以共生共长,不同以相辅相成”,这是不同人群和睦相处、各种文明协调发展的真谛。如《中庸》所说:“万物并育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,此天地之所为大也”。

(责任编辑:bestiis)